關於部落格
搬家了,請到http://www.echohou.idv.tw
  • 51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討厭的大人

我不是一個好學生,但是很多人都說我聰明,親戚朋友甚至是老師。

我從幼稚園大班開始就學珠算,學到小學三年級,有一天我受不了每天算珠算的日子,乾脆就把旁邊那人的答案照抄在我卷子上,後來老師把我媽叫去,跟我媽說他不願意再教我,後來我老媽好說歹說說服老師再度教我,但是這下換我不想去上,我其實不太記得當初我到底在想什麼,只記得我媽很生氣的跟我說:「要嘛你就繼續去上課,要嘛你就離開這個家。」沒錯,那年我小學三年級,我記得很清楚,後來這事情的結束是因為我姐跟我說:「反正你去學又不會死。」其實我忘了他跟我說什麼,我只記得他說服了我。

還有一年,我同學買了一隻造型特殊的筆,特殊到很多同學都很羨慕,包括我。幾天過後我突然發現那隻筆不知道為啥在我抽屜裡面,我想我當時卡陰外加原本的羨慕,就這樣用了起來,也沒有還給同學。後來那同學就跑去跟老師說我偷了他的筆,老師質問我的時候,我一口否決了偷切這事情,而且為了證實我那虛假的言論,還拖了另外一名同學下水,沒想到那名同學不知道為啥居然跟老師說我沒有偷筆,但是最後我還是被罰搬桌椅到教室最後面上課一個月。

小學五年級那年我第一次學會什麼叫做作弊,我也不懂為甚麼要作弊,只是大家都在作弊。到了小學六年級,有天跟常混在一起的男同學聊天,他功課很差,數學很爛,老師不太鳥他,同學也不太鳥他,我想他就是所謂的「那種人」,他問我為甚麼數學那麼好,我也問他為甚麼那麼不愛讀書,那時候他回答什麼我忘記了,但是我記得到了國中後,有次他跟我說:「一開始只是覺得作弊拿到分數很簡單,大家都會稱讚我變聰明了,只是後來有一天我想要靠自己拿分數的時候,我卻發現我再也辦不到了。」

其實我是個沒主見的人,從小我就是這種人,我也一直扮演著這種角色。

國二那年學校宣佈我們這屆沒有畢業旅行,當然很氣阿,但是我小時候是個沒主見又俗辣的人,所以就覺得算了。但是有幾個同學突然說要搞連署運動,要搞簽名,跟其他班級聯合起來,把我們的意見告訴校長,告訴大人我們要畢業旅行。後來的結果是很多老師都很生氣,認為我們不應該越級報告,有一名老師還在班上對著發起連署運動之一的同學說:「你以為你是 xxx 的女兒就可以這樣嗎?你們這些豬八戒。」說完他就哭著衝出了教室。

這件事讓我覺得很震撼,原來搞連署運動,會是這種結果。雖說最後我們還是沒有畢業旅行,我的記憶也停止在「你們這些豬八戒」這個點上面,但是原來有些事情是可以去爭取的。

好不容易混到高中,因為不想上每天的第一堂課「英文」,每天跟同學約在山下吃著陽光小早餐,難得有上課就跟老師搞對抗,搞到後來每學期英文不管考的怎樣都是 49 分收場。

下課打籃球,上課彈吉他,生日扔奶油,拿垃圾桶蓋打鬧(我們是女生班),在黑板上畫畫,上課睡覺睡到流口水,看小說看到被沒收,有天老師很生氣的對著全班說:「你們那麼不愛唸書,你們乾脆不要唸書了,統統去開店好了阿!」

類似這類的事情我經歷了好多好多,長得越大就越叛逆,我想我得感謝偶爾碰到的幾位好老師,還有那兩個越來越艇我的父母,雖說我小時候曾經在心底埋怨過他們,為甚麼永遠都是老師對,永遠都是我錯,難道老師就不會錯嗎?

到了現在,我還是不後悔當初經歷的一切,如果沒有那些有的沒有的,我想今天我就不是我,有可能我已經成為我心中所謂的討厭大人樣,儘管我最近開始感覺到我快變成討厭的大人,我想我會盡力去避免這種事情一直發生,我要阻止。

「只要我們是對的,結果是輸是贏都不重要。」

如果大人的世界有那麼簡單乾脆就好了,真不想變成大人,如果可以我真想變成一個骨子裡其實不成熟的大人,有什麼說什麼的小鬼,永遠不怕事情的衝動青年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